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治理 > 企业规划 >
  现代管理咨询
  咨询服务流程
  并购重组咨询
  投资管理咨询
  六西格玛咨询
  中小企业咨询
  品牌营销咨询
  生产管理咨询
  运营/物流咨询
  供应链管理咨询
  业务流程管理咨询
  组织结构咨询
  集团管控与组织管理
  能力素质模型咨询
  知识管理咨询
  项目管理咨询
  客户管理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人力资源解决方案
  财务管理咨询
  IT规划咨询
  市场营销
  战略咨询
  管理诊断咨询
  顶层战略设计
  顶层设计咨询
  现代产业咨询
汽车   地产   电脑
食品   机械    化工
建材   时装    电子
家电   医药    纺织
能源   农业    交通
  规划咨询
  其他专项规划
  物流规划
  商业区规划
  园区及功能区规划
  新农村建设规划
  小城镇规划
  区域发展规划
  城市总体规划
  城乡统筹规划
  产业发展规划
  生态示范区建设与城镇环境
  城乡特色旅游规划
  城市与区域发展规划
  特色小镇规划
         企业规划  
“官轿”国产化是谁的春天

作者:    时间:2017-07-29 17:52

  2月24日,在工信部网站上,400多款不同配置的车型出现在《2012年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征求意见稿)》中。被外界舆论广泛关注的是,这些车型全部为自主品牌产品,而国人所熟知的奔驰、宝马、奥迪、丰田等众多外资、合资品牌无一在内。一时间,“公务车必须为国产”成为网络舆情大热话题。

  谁为“春天”喝彩

  《战国策》记载,孟尝君“食客三千”,上客的标准是吃饭有鱼,外出乘车,战国著名智者冯谖就抱怨“如长铗归来乎!出无车;长铗归来乎!食无鱼!”以此来试探孟尝君是否重视他。自古以来,交通工具对于士大夫特权阶层地位的意义,由此可见一斑。

  与牛车、马车相比,坐轿是中国古代官员地位象征的主流,而当什么东西与官字相连,也自然而然就与权势、地位联系到了一起。不同规格的轿子,显示不同的地位。官越大,轿子越大,越奢华,抬轿的人也就越多,由四抬到八抬,再到十六抬。于是,轿子在中国传统中就有了太多的象征意味,直到今天,全世界也只有中国才把中小型车叫做“轿车”。

  公车,顾名思义,公务用车或用于公务的车,但在今天的中国,公车的意义更多的是“官车”。具体体现就是,不同的级别对应着不同的排气量和豪华程度。而在现实中,超标、超级别、超数量的公车乱象更甚于官场“排排坐,吃果果”的有序,所以国家级贫困县云南省丘北县可以没钱买1辆校车,但433辆公车“必须有”。

  如果说,“三公消费”是我们身边最普遍、最常见的权力腐败形式,那么“一屁股坐着一座房”的公车腐败无疑就是其中最刺激眼球的腐败。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自1989年至今,中央政府先后出台过4次政策,对公务用车采购进行规范。与以往3次政策相比,2011年相继出台的《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与《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管理细则》对公车排量和价格进行了较大限制,规定“一般公务用车和执法执勤用车发动机排气量不超过1.8升,价格不超过18万元。”这被业界称为“双18”新政。此次工信部等三部门出台的《2012年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征求意见稿)》进一步细化了“双18”新政。

  据申国万银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欧系、美系、日系、韩系乘用车占据了中国市场的三分之二强左右,其中以中型车和豪华车型为主。动辄四五十万人民币仅仅是豪华车的入门级标准,也正因如此,以全球市场为视野的豪华车不可能自降身价来迎合中国公务车“双18”新政。因而,外资、合资品牌能否在新政中有一线生机,关键在于中型车,但就现阶段市场上大多数主流车型来看,“双18” 近期却是个迈不过去的槛。

  除产品因素外,外资和合资品牌的全军覆没,在很大程度上还由于他们不符合中国汽车产业升级的要求。与以往政策不同,此次公务车新政中多了一条重要规定——对车企要求,即“申报公务用车的车企必须在中国设有产品研发机构,并且近两年研究开发费用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均不低于3%”。有分析人士称,不同于自主品牌车企逐年加大研发力度,目前奉行“拿来主义”(生产国外现成产品)是合资企业主旨,因此在研发投入上几乎都达不到这一标准。

  相比外资和合资品牌面临釜底抽薪局面,众多汽车界人士则在欢庆自主品牌迎来了春天。此前,受国家小排量汽车补贴政策退出及经济下滑影响,2011年自主品牌轿车销售 294.64万辆,同比增长0.46%,占轿车销量总额的29.1%,但市场份额同比下滑 1.8个百分点,且呈逐月下滑态势。2012年 1月份自主品牌轿车市场份额则继续下滑。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自主品牌在私人消费领域受挫,自然更迫切需要从公车采购上“找补”回来。其实,自主品牌要的不仅仅是公车市场的大蛋糕,更重要的是“官车”形象的带动作用。人们痛恨公车腐败,但在中国社会,出于对官员和权力夹杂着尊崇、敬畏、羡慕等复杂情绪,毋庸置疑,“官车”对普通消费者具有事实上的巨大示范意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也是本土化最成功的国际巨头,德国大众集团进入中国市场之初,也是首先从公务车市场“高屋建瓴”开始。

  莫道春来早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春天的故事》告诉我们,春天需要大势,同样需要机缘。

  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惯例看,政府用车用本国自主品牌无可厚非。即使同为发展中国家,印度的政府用车也是清一色的自主品牌,舒适程度约等于夏利。应当说,我国将公务用车锁定在自主品牌是迟到的“与国际接轨”。

  不同于以往银行收费等“国际惯例”骂声一片,这一次与国际接轨,国内舆论普遍叫好。因为此举不仅鼓励了自主品牌汽车发展,有利于改变中国汽车市场长期被外资品牌主导的局面,而且还降低了公车采购成本,减轻了纳税人负担。

  但这种乐观展望离真实状况究竟有多远呢?

  自2005年自主品牌汽车首次进入公务车采购视野开始,到2009年《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提出“政府采购自主品牌比例不低于50%”,再到2010年和2011年21家自主品牌车企的60多款轿车入围公务车采购名列,直到如今的自主品牌“一统天下”,短短6年间,政府能做的,已经做完了。那么自主品牌背靠大树又该做些什么呢?从政府采购的角度来看,中标产品无疑必须满足以下各个方面的条件。第一,要求产品具有过硬的品质和很好的安全性,尤其是军队、海关、公安等国家强力机关,对车辆的安全性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第二,需要有大气稳重的外观,能够与政府形象相称;第三,要有良好的售后服务体系。

  但不得不说,对于进入名录的400多型自主品牌车辆和其背后的所属企业,能够完全做到以上几点的,寥寥无几。我们必须承认,这就是差距。

  对于自主品牌车企而言,政府的支持既是机会也是压力。正如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所言,汽车产业总依靠国家政策补贴发展是没有希望的,更重要的是产业结构的优化提升。

  太早庆贺“春来到”的自主品牌车企还必须看到,2012年的《目录》显然只适用于2012年,以后是否坚持采购自主品牌汽车还是一个未知数。之所以政府在制度安排上没有给公众和自主车企吃一颗“定心丸”,其中的微妙或许就在于,对于积弱多年的自主品牌能否化食量为动力,政府同样缺乏信心。

  2012年能否成为自主品牌汽车的春天,还有一个关键因素:身兼购买者和使用者双重身份的各级地方政府。如果我们换位思考,座驾面临从豪华车到既不舒适同时“有损形象”的中小型车的转变,答案显而易见:当你自己有权与自己的利益作对时,这项权力几乎不可能用好。

  众所周知,公车采购长期以来并不透明,某些地方政府采购公车,事前既不向公众打招呼,采购过程也很隐秘,那么,公众如何监督政府采购自主品牌汽车就是一个大问题,即使真有地方政府今年不按《目录》采购,目前在相关制度上也缺少相应的罚则。

  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当代中国更是个颠仆不变的真理。据网友爆料,实践中,公车要变通,熟知的办法有:一是“大众的外表,奥迪的内饰”,通过购买低配的车,然后在4S店重新选购高端配置,不知不觉就完成低调变身;二是把豪华越野车作为“下乡或抢险专用车”来规避限制,实际上是“一把手”第二辆专车;三是名为购置“上级重要领导或外宾接待车”,实际上是领导专用;四是让不受购车限制的下属企业或机构购买豪华车,长期借调到上级机关使用。网友曾德裕称,还有“以租代买”这招,部门干脆不买车,让自己的亲戚去买宝马奔驰,然后用高价常年租赁这些好车。好处有三点:1.没买车,上级表扬。2.富了自己的亲戚。3.自己依然开好车。

  分肉者食肉,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公车改革始于足下

  在这个时代,期待官员“安步当车”更多时候只是一种理想境界。我们只希望,吞噬公众资源的公车不要猛于虎。

  之所以一个“公车国产化”的消息就能让舆论和公众为之振奋,兴奋点不在于国产化,而在于公车两个字。

  公车改革的急迫性,不只局限于公车占用多少稀缺的道路资源,也不只是公车私用现象的严重性和造成沉重的财政负担,更在于这种实物配给制,是计划经济延续下来的身份等级分割政策的后果,是根据特权和行政级别配置资源的思路。这种特权和身份的象征,无形中在官员之间,以及官员和群众之间,人为地划分了一道鸿沟,不利于社会和谐的构建。

  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不断推进,但这种特权却没有实时进行改革,从而造成权力寻租空间不是缩小,而是进一步增大,同时令等级结构强化固化。所以,公车需要改革,早已成为社会共识。2011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目前我国已经具备了公务用车配备使用制度改革的条件,要加快推进公务用车配备使用制度改革。

  知易行难,分肉者食肉的利益群体当然是改革步履维艰的阻碍,但公车改革并非只在公车本身,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财政缺乏监督、预算约束疲软、行政费用肆意膨胀的大背景。

  公车问题,其实在根本上,是财政管理体制的问题。公车从何而来?购置和维护公车的费用从何而来?超编制、超标准车的钱从何而来?公车私用产生的费用如何报销?这些钱既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官员自掏腰包的,尽管是以公共财政出的钱或预算外资金面孔出现,但其实无一不是纳税人的钱。因此,对于像我这样的升斗小民来说,在这个“国际涨不涨,国内肯定涨”的油老虎时代,每当看到那些时刻都在燃烧着我们的加班税,化作街头一缕青烟的大排量豪华公车穿行,怎能不心寒。

  公车改革自然很难“毕全功于一役”,也正因如此,对于那些敢于尝试公车改革的改革者,我们更不应吝惜掌声。比如昆明取消官员专车,不分级别,人均400元车补;再比如山东泰安市将各机关公车交由机关公车管理中心集中管理,统一调配使用……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正因有这些努力,改革始终在前行。

  ●结语:

  自主品牌车企的春天到来,我们为之雀跃;但我们更想问:公车改革的春天还远吗?(作者:渠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