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评论 >
  现代管理咨询
  咨询服务流程
  并购重组咨询
  投资管理咨询
  六西格玛咨询
  中小企业咨询
  品牌营销咨询
  生产管理咨询
  运营/物流咨询
  供应链管理咨询
  业务流程管理咨询
  组织结构咨询
  集团管控与组织管理
  能力素质模型咨询
  知识管理咨询
  项目管理咨询
  客户管理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人力资源解决方案
  财务管理咨询
  IT规划咨询
  市场营销
  战略咨询
  管理诊断咨询
  顶层战略设计
  顶层设计咨询
  现代产业咨询
汽车   地产   电脑
食品   机械    化工
建材   时装    电子
家电   医药    纺织
能源   农业    交通
  规划咨询
  其他专项规划
  物流规划
  商业区规划
  园区及功能区规划
  新农村建设规划
  小城镇规划
  区域发展规划
  城市总体规划
  城乡统筹规划
  产业发展规划
  生态示范区建设与城镇环境
  城乡特色旅游规划
  城市与区域发展规划
  特色小镇规划
         商业评论  
中国是否还需一个四万亿刺激?

作者:    时间:2017-07-29 18:09

  SMM网讯:最近,有关中国经济可能再度回到刺激轨道的传言又起。特别是在央行近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一些境外分析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政府一系列宽松措施开始的标志。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黃育川认为,“此举表明,中国政府现在更担忧的是经济可能大幅下滑,而不是经济过热。”
  “最近几个月来,中国发现,随着从巴黎到纽约各地消费者因日益黯淡的经济前景而削减开支,对其产品的需求出现萎缩。”法新社在12月12日的一篇报道中分析认为,正是由于外部经济环境恶化给中国经济带来下行风险。
  而11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降至49更加深了中国经济可能下行的印象。一般来说,PMI在50以上意味着制造业活动在扩张,而降至50以下则意味着收缩。
  对于试图从中国官方政策中捕捉到宽松政策动向的外媒来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自然成为重要的风向标。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2日召开,比往年推迟了几天。韩联社认为,正是由于当前国际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才导致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推迟。
  此前三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2年经济工作——“这次政治局会议为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设定基调”(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日语),会议上提出的“根据形势的变化及时作出预调、微调”的说法引发了外媒的浓厚兴趣。日本共同社就认为,预调、微调“暗示将从防通胀政策转向推动增长的政策”。
  的确,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过热已经得到了一定的遏制,11月份CPI较上年同期上升4.2%,通货膨胀率降至2010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
  基于以上数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登文章认为,“中国实施经济刺激措施条件成熟”。
  提起“刺激计划”,人们首先就会想到中央财政2008年开始推出的“四万亿”,“一个四万亿就够了”时至今日,在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看来,“四万亿”产生的弊端仍难以回避。
  对于中国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悖论:如果不收紧货币政策,那可能就难以避免通胀加速以及房地产泡沫破灭,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硬着陆”,但一旦任凭经济回落,就业等各方面恶化,则会产生其它严重的经济问题。
  12月6日出版的日本《经济学人》周刊对重回刺激轨道表示反对,“假如中国为避免经济回落重拾经济刺激政策,恐重蹈1970年至1975年日本的覆辙”。况且,在美国环球通视有限公司分析师阿利斯泰尔·桑顿看来,现在就说“中国完全战胜了通胀还为时过早”。
  其实,外媒也关注到,无论是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还是12日—14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均强调2012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14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强调了“稳中求进”,所谓“稳”,“就是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基本稳定,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保持社会大局稳定”。
  位于伦敦的“IHS全球观察”机构分析师阿利斯泰尔·桑顿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认为,“北京显然不会再次实施像2008年抗击全球金融危机那样的巨额一揽子刺激计划。”新加坡最大商业银行——星展银行高级经济师梁兆基也相信:“中国政府不会再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来防范硬着陆的风险——因为,这一举措所换来的问题如地方政府债务膨胀和资产泡沫潮等,反而增加了中长期宏观经济的不隐定性。”
  所谓再次回到刺激轨道,就是再次推出类似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时的4万亿元刺激经济的措施;明年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困难肯定是前所未有的,包括外部环境,西方经济的萧条长期化。中国政府当会采取不同于2008年的对策,而非扩大对国有企业的投资。做到保障经济适度增长(如8%)、真正扩大内需、增强民营企业同时防止通货膨胀,需要全新的思路和措施。